云南国际旅行社十强第一名! 云南五星级诚信旅行社第一名! 云南旅行社十佳诚信单位第一名! 全国国际旅行社一百强!
站点首页 > 文章系统 > 游记欣赏 > 文章详情    [返回上页]
  旅游指南
云南旅游攻略旅游手册
云南旅游注意事项特别提示
摄影知识旅游常识
旅游法规
  旅游线路分类
VIP特色小包纯玩团特色线路
本社豪华大巴游线路出境旅游
蜜月旅游国内线路
云南旅游常规线路会议线路
特种旅游高尔夫线路
  酒店预订
客栈二星级
三星级四星级
五星级
  旅游景点
腾冲旅游景点
梅里雪山旅游景点
罗平旅游景点
香格里拉旅游景点
红河旅游景点
德宏旅游景点
玉溪旅游景点
思茅旅游景点
楚雄旅游景点
昭通旅游景点
文山旅游景点
西双版纳旅游景点
曲靖旅游景点
怒江旅游景点
大理旅游景点
丽江旅游景点
昆明旅游景点
  租车预订
 丰田皇冠 700元/天
 比亚迪F3 600元/天
 瑞风商务车 850元/天
 海狮车 800元/天
 别克GL8商务车 1000元/天
 本田雅阁 800元/天
 奔驰600 1600元/天
 帕萨特 800元/天
 桑塔那2000 500元/天
 奥迪A6L 1000元/天
炼象关:一个繁华的背影

修改时间2015-04-29 10:52

 

 

 

 

对许多人来说,它不过是320国道(滇缅路)杨老哨坡下一个遥远的小山村。但它却承载着太多的历史,滋养并生长过云南最具特色的马帮文化或驿站文化———

说起炼象关,许多人会和我们一样,多次与它擦肩而过,却不曾留意、甚而不知道它的存在,也不知道这里藏有一段被岁月侵蚀而又令人惊叹的繁华与辉煌———沿320国道(滇缅路)从昆明西行约70千米,越杨老哨坡下杨家庄时,在大转弯处,山下可以看到一条小路与之相连的村落,那就是炼象关。小路是旧时昆明通往滇西大理的要道“迤西道”,是古代西南丝路的重要一段。从前,昆明至大理要经过“九关十八铺”。雄关古道,如今大多都被岁月的风尘抹平,只有其中的第三关炼象关,至今旧貌犹存。750米长的村道耸立着五座门楼

2月22日正午的阳光中,我们进入炼象关。突然,时间好象在这里凝固了。颓圯的城墙断断续续围护着关隘,石板路上,过往的马帮虽然没有了,却不时有牛铃叮咚,背柴的,挑担的人穿行其间,街旁有老人闲适地坐在门口,他们身后的家,依然还是他们小时候的样子。一条只有750米长的村街,却有9米宽,在当年算得上是崇宏大道;从东至西,当街建有五座门楼:炼象关楼、过街楼、西门楼、重关楼、登门楼。五座关楼,把一条街分成了三段,前三楼之间叫城里,向西是中街、上街,古道就从门楼下穿过。临街的门大多关着的,在乡干部李应华的向导下,我们叩开了门后面藏着的故事。

从街面上一扇不宽的门,走进刘大爹的家,楼上楼下只有不算大的四间房,却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涂金抹彩。一问才知,这是从前张家的盐号“义兴隆”的旧宅,土改时分隔出来,住了十来家人,刘大爹家占其中一角。旁边还有张家女婿的一片宅子,也是分给了多家人住。从前,炼象关里还有兴盐号、恒源号等数十家大小盐号,通常都雇着十多个人。其中不少盐号,还把分号开到了昆明等地。如今,这些房子除了被分隔成几家人外,大致还保留着原貌。虽是富贵人家,临街的门面却不太宽大,因为街太短了,靠几家人是撑不起繁华的。这些不宽的门后面,院子却是异常的深,普通人家也是三进四进,大的宅子会深达百米!所以这条短街上,几十年前居然有商户农户1400多户,6500余人。因为驿道的衰落,如今只有287户1109人。当年,正是有了盐、路和马帮,才滋养出了炼象关的繁华。

禄丰境内曾以黑井、琅井、元永井、硝井等多处盐井的盐,支撑着旧时云南税收的近半江山。这些盐,一部分要从炼象关转运各地。据当地汪世珍老人说,当年马帮不断、商贾云集,马店、药铺、饭馆、酒坊鳞次栉比;银匠、铁匠、锅匠、石匠、皮匠、裁缝、画匠、理发匠百业兴旺。街子上还有洞经会、拜星会、天官会、花灯会、玩友会(唱滇戏)、话剧会(当时的话剧,是非常时尚的吧),一年之中除春节外,也隔三岔五的有会,十分热闹。

那时,盐井出产的盐也叫锅盐,每锅盐破成4块,一匹马能驮两块。汪世珍老人回忆,炼象关数十家盐号的盐,常年都“码得像山一样”。盐从这里转运,也运来各种货物在这里集散。一天之中,有数起马帮过往,或住宿或休息打尖。有马帮当然就有马店,在“腰站街109号”的门牌下,我们走进一户姓许的人家,这四代同堂的一大家人正在吃晚饭。原来他家就是从前炼象关中街著名的许家马店。80岁的许雄老人说,他的爷爷许宾、父亲许如兰都是开马店的,平时每天都有30多人住店,逢兔日、鸡日的街天就更多。通常的赶马人,一个人可以赶“一把”马(12匹),30多人是一个什么样的规模呀!这时刚好一个叫张清华的年轻妇女来串门,一问,原来她家先人从前在城内街上也开有差不多规模的马店,如今繁华不再,她开了一个小药店。过去这样大型马店在炼象关上有三家,中小店还有十多家。每天过往的马匹,最少有上百匹,多的时候上千。遗憾的是,因年代相距久远,就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说起当年的繁华,也仅存一点点少儿时期隐约的记忆或口耳相传的故事,大多语焉不详。问到细处,好几个老人都说,这些事,只有汪世珍老先生才能说清楚。

为千年辉煌写史的老人

炼象关的历史,全都装在汪老先生的脑子里。老人92岁了,除了耳朵有点背,眼不花头不昏,还能读书看字。他年轻时在当地教书,抗战爆发时一腔热血,出去报国,后回乡教书、务农。过去的三十多年,老人专注于炼象关历史的考据编修,有《炼象关地方志》等几种著述。原来,炼象在唐时就有龙和之名,到元代,因此地有九山,西北面的高山裸露红色,远看如一头在火中炼过的大象,而有炼象之名。炼象关与象也真的有关,汪老先生十几岁的时候,就在家门口两次见过大象穿街而过,运往昆明方向。第一次是一头较大的象,运象的人不敢让它从街中的石拱桥上过,怕把桥压塌了,是绕道关外过去的。第二次是一只较小的象,就直接过去了。在离此不远的弓兵村,至今仍保存着有一块石碑,记载了更早的时候运象的事情。清咸丰年间,有缅甸和滇西土司进贡大象路过,当地向士民摊派运象费用而引起纠纷,经官府裁决后告示乡里。石碑就记录了这个告示。而在腰站村公所的院子里,我们也见到了一头跪着的石象,几百年间,它就跪在西关楼外的桥上,迎送着过往客商和官员,现在成了古物,怕被人破坏,暂时移在这里管护。

在汪老先生的家里,我们读到---明朝洪武十六年,设炼象关土巡检司、炼象百户堡。祟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在此建石城一围,“辟四门以固守”。西门外重关楼前石壁上刻有“天子万年,炼象雄关”8个大字。明代驿站为每60里一站,炼象关上有老鸦关站,下有禄丰站,正处两地中间,所以得名腰站。但古道的历史要更为久远,在南诏时期通马站,这里就是“云南界内途程第一”(唐·樊绰《蛮书》)。古人也有对当时的行程记载:“从拓东节度城(昆明)至安宁馆一日,从安宁馆至龙和馆一日,从龙和馆至曲馆一日。”因地处要冲,“堑道石门,扼九郡之咽喉,实西迤之锁钥。”(罗次县志)。据汪老先生考证,汉族最早迁入此地是李火者一族,今存有李土官墓志为据。李氏一族,历代世袭土官。明洪武十九年,又有安徽凤阳府张善一族充军而来,后因战功,授炼象百户一职,从1393-1698年三百多年,张家18代世袭此职。就是这些天南海北的人汇聚而来,把根扎下,一代代造就了炼象的繁华。短短一条街,仅桥就有回龙桥、长春桥、昌裔桥、衍庆桥……有数百年历史的红砂岩拱桥衍庆桥至今完好,仍是炼象街上的交通要道。街上及附近,就有城隍庙、三华寺、昊天阁、文昌宫、三元宫、玉泉寺、水云庵、夕阳庵、白鹤寺、盘龙寺多处庙宇。爬一个不高的小山坡,我们站在三华寺前,整个炼象关尽收眼底,看着断碣残碑、远山如霭、夕烟落照,仿佛看到了这里昔日繁华的背影。      

第二天一早,我们坐着任贵林的马车,第二次进入炼象关。老任说,现在村子里有二十四五架马车,但主要拉的是本村的人进出,很少有外地人。他从前当过村长,赶马车有七八年了。他的父亲从前就是为盐号赶马的“掌帮人”,他说从前的炼象关,“是最锦绣繁华的地方”---绕村的河流清澈见鱼,关外山上,满是合抱粗的麻栗树,山清水秀。

农耕文明的繁华之地,通常也伴随着手工业的兴盛,从民谣中就能听出:“炼象有个好手艺,牛皮编出花草来;炼象有个好手艺,废铁打出剪刀来……”从前禄丰的剪刀很有名气,这剪刀也和马帮有关---马蹄上的铁掌踏在驿道上的石板上,经过万千次的撞击砥砺,已经锤炼成钢。用这废弃的马掌,就能打出锋利耐用的剪刀来。我们走进腰站街100号,这里是铁匠杞长文的家。杞家三代打铁,杞长文62岁,仍在打马掌、掌钉、铁链、铁犁等五六十种铁器,每个街天都拿到县城去卖。他的爷爷杞自明从扛锤当学徒做起,到他父亲杞天福,已是炼象街上有名的铁匠师傅了,开了自己的店。他的母亲潘正仙83岁了,身体健朗,也会打铁。杞师傅说,从前他父亲每天都要卖出很多马掌,马帮一来,写个条子就能拿走马掌,过一段时间再来算账。那时,铁匠铺多,人们便成立了铁业公会,有会员60多人,设有公房公款,农历五月二十八日集会,处理行业事务。另有皮业公会,会员上百,设公房、公款、公碾,九月十三日集会……最大的是盐商商会,三进的大院,如今雕梁犹在,但只住着丁姓妇女一家人,空空荡荡。

    在炼象的街上,每一扇门的后面,都藏着一个昔日繁华的故事。就是随便走走,也能看到,无数大大小小的石柱础、石雕栏和古道上的石板,这些昔日繁华的构件,散落在家家户户的门前……

    炼象关因驿路而繁华,也因另一条路的开通,仿佛一夜之间被冷落。1929年,通往滇西的公路(毛路)开辟到这里,炼象关出动了800余劳力参加修路。这些人可能见过不少世面,但他们知道这条新路会给这里带来什么变化吗?当地派出所退休的所长老刘说,最早的修路方案是要从炼象街边经过的,但当地有钱人家怕占了自家的田地,就打通关节修改了路线,让它绕经杨家庄。一个小小的转弯,使炼象关从通关大道变成偏乡辟壤。1935年春天,车通杨老哨,同年就通杨家庄。此后,炼象关驿路人稀、马帮声断、繁华渐远。但或许正是这样的偏离,才使这雄关古道完整的封存起来?

    如今,炼象关繁华的背影已开始慢慢显露出来。2002年,它被云南省列为三个历史文化名村之一。去年,腰站乡政府又制定了保护和开发炼象关的方案和规划。我们在两进炼象关的路上也看到,正有一条修建中的新路,由杨家庄连通炼象关。可以预想,有了新的思路和新的公路,炼象关一定会在某一天向世人转过它的身子,再现昔日辉煌的容颜。

 

对许多人来说,它不过是320国道(滇缅路)杨老哨坡下一个遥远的小山村。但它却承载着太多的历史,滋养并生长过云南最具特色的马帮文化或驿站文化———

说起炼象关,许多人会和我们一样,多次与它擦肩而过,却不曾留意、甚而不知道它的存在,也不知道这里藏有一段被岁月侵蚀而又令人惊叹的繁华与辉煌———沿320国道(滇缅路)从昆明西行约70千米,越杨老哨坡下杨家庄时,在大转弯处,山下可以看到一条小路与之相连的村落,那就是炼象关。小路是旧时昆明通往滇西大理的要道“迤西道”,是古代西南丝路的重要一段。从前,昆明至大理要经过“九关十八铺”。雄关古道,如今大多都被岁月的风尘抹平,只有其中的第三关炼象关,至今旧貌犹存。750米长的村道耸立着五座门楼

2月22日正午的阳光中,我们进入炼象关。突然,时间好象在这里凝固了。颓圯的城墙断断续续围护着关隘,石板路上,过往的马帮虽然没有了,却不时有牛铃叮咚,背柴的,挑担的人穿行其间,街旁有老人闲适地坐在门口,他们身后的家,依然还是他们小时候的样子。一条只有750米长的村街,却有9米宽,在当年算得上是崇宏大道;从东至西,当街建有五座门楼:炼象关楼、过街楼、西门楼、重关楼、登门楼。五座关楼,把一条街分成了三段,前三楼之间叫城里,向西是中街、上街,古道就从门楼下穿过。临街的门大多关着的,在乡干部李应华的向导下,我们叩开了门后面藏着的故事。

从街面上一扇不宽的门,走进刘大爹的家,楼上楼下只有不算大的四间房,却飞檐斗拱、雕梁画栋、涂金抹彩。一问才知,这是从前张家的盐号“义兴隆”的旧宅,土改时分隔出来,住了十来家人,刘大爹家占其中一角。旁边还有张家女婿的一片宅子,也是分给了多家人住。从前,炼象关里还有兴盐号、恒源号等数十家大小盐号,通常都雇着十多个人。其中不少盐号,还把分号开到了昆明等地。如今,这些房子除了被分隔成几家人外,大致还保留着原貌。虽是富贵人家,临街的门面却不太宽大,因为街太短了,靠几家人是撑不起繁华的。这些不宽的门后面,院子却是异常的深,普通人家也是三进四进,大的宅子会深达百米!所以这条短街上,几十年前居然有商户农户1400多户,6500余人。因为驿道的衰落,如今只有287户1109人。当年,正是有了盐、路和马帮,才滋养出了炼象关的繁华。

禄丰境内曾以黑井、琅井、元永井、硝井等多处盐井的盐,支撑着旧时云南税收的近半江山。这些盐,一部分要从炼象关转运各地。据当地汪世珍老人说,当年马帮不断、商贾云集,马店、药铺、饭馆、酒坊鳞次栉比;银匠、铁匠、锅匠、石匠、皮匠、裁缝、画匠、理发匠百业兴旺。街子上还有洞经会、拜星会、天官会、花灯会、玩友会(唱滇戏)、话剧会(当时的话剧,是非常时尚的吧),一年之中除春节外,也隔三岔五的有会,十分热闹。

那时,盐井出产的盐也叫锅盐,每锅盐破成4块,一匹马能驮两块。汪世珍老人回忆,炼象关数十家盐号的盐,常年都“码得像山一样”。盐从这里转运,也运来各种货物在这里集散。一天之中,有数起马帮过往,或住宿或休息打尖。有马帮当然就有马店,在“腰站街109号”的门牌下,我们走进一户姓许的人家,这四代同堂的一大家人正在吃晚饭。原来他家就是从前炼象关中街著名的许家马店。80岁的许雄老人说,他的爷爷许宾、父亲许如兰都是开马店的,平时每天都有30多人住店,逢兔日、鸡日的街天就更多。通常的赶马人,一个人可以赶“一把”马(12匹),30多人是一个什么样的规模呀!这时刚好一个叫张清华的年轻妇女来串门,一问,原来她家先人从前在城内街上也开有差不多规模的马店,如今繁华不再,她开了一个小药店。过去这样大型马店在炼象关上有三家,中小店还有十多家。每天过往的马匹,最少有上百匹,多的时候上千。遗憾的是,因年代相距久远,就是六七十岁的老人,说起当年的繁华,也仅存一点点少儿时期隐约的记忆或口耳相传的故事,大多语焉不详。问到细处,好几个老人都说,这些事,只有汪世珍老先生才能说清楚。

为千年辉煌写史的老人

炼象关的历史,全都装在汪老先生的脑子里。老人92岁了,除了耳朵有点背,眼不花头不昏,还能读书看字。他年轻时在当地教书,抗战爆发时一腔热血,出去报国,后回乡教书、务农。过去的三十多年,老人专注于炼象关历史的考据编修,有《炼象关地方志》等几种著述。原来,炼象在唐时就有龙和之名,到元代,因此地有九山,西北面的高山裸露红色,远看如一头在火中炼过的大象,而有炼象之名。炼象关与象也真的有关,汪老先生十几岁的时候,就在家门口两次见过大象穿街而过,运往昆明方向。第一次是一头较大的象,运象的人不敢让它从街中的石拱桥上过,怕把桥压塌了,是绕道关外过去的。第二次是一只较小的象,就直接过去了。在离此不远的弓兵村,至今仍保存着有一块石碑,记载了更早的时候运象的事情。清咸丰年间,有缅甸和滇西土司进贡大象路过,当地向士民摊派运象费用而引起纠纷,经官府裁决后告示乡里。石碑就记录了这个告示。而在腰站村公所的院子里,我们也见到了一头跪着的石象,几百年间,它就跪在西关楼外的桥上,迎送着过往客商和官员,现在成了古物,怕被人破坏,暂时移在这里管护。

在汪老先生的家里,我们读到---明朝洪武十六年,设炼象关土巡检司、炼象百户堡。祟祯十六年(公元1643年)在此建石城一围,“辟四门以固守”。西门外重关楼前石壁上刻有“天子万年,炼象雄关”8个大字。明代驿站为每60里一站,炼象关上有老鸦关站,下有禄丰站,正处两地中间,所以得名腰站。但古道的历史要更为久远,在南诏时期通马站,这里就是“云南界内途程第一”(唐·樊绰《蛮书》)。古人也有对当时的行程记载:“从拓东节度城(昆明)至安宁馆一日,从安宁馆至龙和馆一日,从龙和馆至曲馆一日。”因地处要冲,“堑道石门,扼九郡之咽喉,实西迤之锁钥。”(罗次县志)。据汪老先生考证,汉族最早迁入此地是李火者一族,今存有李土官墓志为据。李氏一族,历代世袭土官。明洪武十九年,又有安徽凤阳府张善一族充军而来,后因战功,授炼象百户一职,从1393-1698年三百多年,张家18代世袭此职。就是这些天南海北的人汇聚而来,把根扎下,一代代造就了炼象的繁华。短短一条街,仅桥就有回龙桥、长春桥、昌裔桥、衍庆桥……有数百年历史的红砂岩拱桥衍庆桥至今完好,仍是炼象街上的交通要道。街上及附近,就有城隍庙、三华寺、昊天阁、文昌宫、三元宫、玉泉寺、水云庵、夕阳庵、白鹤寺、盘龙寺多处庙宇。爬一个不高的小山坡,我们站在三华寺前,整个炼象关尽收眼底,看着断碣残碑、远山如霭、夕烟落照,仿佛看到了这里昔日繁华的背影。      

第二天一早,我们坐着任贵林的马车,第二次进入炼象关。老任说,现在村子里有二十四五架马车,但主要拉的是本村的人进出,很少有外地人。他从前当过村长,赶马车有七八年了。他的父亲从前就是为盐号赶马的“掌帮人”,他说从前的炼象关,“是最锦绣繁华的地方”---绕村的河流清澈见鱼,关外山上,满是合抱粗的麻栗树,山清水秀。

农耕文明的繁华之地,通常也伴随着手工业的兴盛,从民谣中就能听出:“炼象有个好手艺,牛皮编出花草来;炼象有个好手艺,废铁打出剪刀来……”从前禄丰的剪刀很有名气,这剪刀也和马帮有关---马蹄上的铁掌踏在驿道上的石板上,经过万千次的撞击砥砺,已经锤炼成钢。用这废弃的马掌,就能打出锋利耐用的剪刀来。我们走进腰站街100号,这里是铁匠杞长文的家。杞家三代打铁,杞长文62岁,仍在打马掌、掌钉、铁链、铁犁等五六十种铁器,每个街天都拿到县城去卖。他的爷爷杞自明从扛锤当学徒做起,到他父亲杞天福,已是炼象街上有名的铁匠师傅了,开了自己的店。他的母亲潘正仙83岁了,身体健朗,也会打铁。杞师傅说,从前他父亲每天都要卖出很多马掌,马帮一来,写个条子就能拿走马掌,过一段时间再来算账。那时,铁匠铺多,人们便成立了铁业公会,有会员60多人,设有公房公款,农历五月二十八日集会,处理行业事务。另有皮业公会,会员上百,设公房、公款、公碾,九月十三日集会……最大的是盐商商会,三进的大院,如今雕梁犹在,但只住着丁姓妇女一家人,空空荡荡。

    在炼象的街上,每一扇门的后面,都藏着一个昔日繁华的故事。就是随便走走,也能看到,无数大大小小的石柱础、石雕栏和古道上的石板,这些昔日繁华的构件,散落在家家户户的门前……

    炼象关因驿路而繁华,也因另一条路的开通,仿佛一夜之间被冷落。1929年,通往滇西的公路(毛路)开辟到这里,炼象关出动了800余劳力参加修路。这些人可能见过不少世面,但他们知道这条新路会给这里带来什么变化吗?当地派出所退休的所长老刘说,最早的修路方案是要从炼象街边经过的,但当地有钱人家怕占了自家的田地,就打通关节修改了路线,让它绕经杨家庄。一个小小的转弯,使炼象关从通关大道变成偏乡辟壤。1935年春天,车通杨老哨,同年就通杨家庄。此后,炼象关驿路人稀、马帮声断、繁华渐远。但或许正是这样的偏离,才使这雄关古道完整的封存起来?

    如今,炼象关繁华的背影已开始慢慢显露出来。2002年,它被云南省列为三个历史文化名村之一。去年,腰站乡政府又制定了保护和开发炼象关的方案和规划。我们在两进炼象关的路上也看到,正有一条修建中的新路,由杨家庄连通炼象关。可以预想,有了新的思路和新的公路,炼象关一定会在某一天向世人转过它的身子,再现昔日辉煌的容颜。

 
  • 游云南轿子雪山 文人雅士归隐的“仙山”
  • 丽江游记 把魂丢在丽江
  • 邂逅大理风花雪月
  • 彩云之南的召唤 迷失在丽江古城
  • 上海人游丽江攻略--行程篇
  • 6天5夜丽江吃住行购物点评
  • 2010年5月云南自助详细记录(二)
  • 云南游记-香格里拉
  • 云南黑井游1
  • 云南黑井游
  • 雨崩徒步(1)
  • 徒步雨崩(3)
  • 帮助中心  |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昆明中国国旅)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3-2018 All Rights Reserved
    云南旅行社 昆明旅行社 提供的服务:云南旅游 昆明旅游 丽江旅游
    全国24小时服务热线:13888636031 咨询电话:0871-66356048 66356049
    业务传真:0871-63566849 电子邮箱:yynss06@163.con    
    地址:云南省昆明市环城南路1118号(原285号)昆明中国国际旅行社
    网站建设:昆明网成信息产业有限公司
    滇ICP备05000343号 公安备案 53011103502021号
    免责声明:本站部分内容来源于互联网,无确定原作者,如果无意间侵犯了您的权利,请通知我们,我们立即删除侵权内容并致歉。
    咨询电话
    13888636031
    中国国旅